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   正文

袁庚邓小平改革幕后的操盘手去世了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19-08-13

  、平安保险等企业创始人,百年招商局第二次辉煌的主要缔造者,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探索者袁庚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1月31日凌晨3时58分在深圳蛇口逝世,享年99岁。本文截取袁庚在香港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和离休生活的三个人生阶段,带领读者回顾这位世纪老人的传奇一生。

  在突然接到交通部党组通知要赴港参与招商局领导工作前,时年61岁的袁庚正思谋着「船到码头车到站」回家养老。是交通部部长叶飞的一句「愿不愿到香港招商局去打开局面」改变了袁庚的心意,对于喜欢挑战、在战争和地下工作中度过前半生的袁庚来说,「打开局面」这四个字比「养老」迷人多了。

  那是1978年6月,和袁庚并肩作战的招商局同事们用「像一头灵敏的猎豹」形容初至香港的袁庚:他翕动着鼻翼,广泛地搜集各种资讯,尽可能多地掌握香港政治、经济、文化动态。同事们甚至能通过足音辨识出袁庚的到来和脚步声像懒猫一样缺少生机的本地雇员不同,一句中特超级玄机来料。这位新来的老兄不同凡响,落脚干脆,绝不拖拉,匀速前行,皮鞋钉撞击釉面砖的清脆声就是一个特色。

  时任招商局办公室副主任的梁鸿坤记得,袁庚曾要求他带自己看一部香港风月片。在那之前,梁鸿坤对袁庚的印象主要来自他的外在: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二十岁,身板硬朗,说话中气很足,沉稳而干练。因为怕被熟人发现,梁鸿坤七弯八绕领着袁庚钻进湾仔利舞台电影院。这是一部拳头加枕头的烂片,还没看到一半,袁庚拉起梁鸿坤就走,在电影院门外,冲着梁鸿坤说:「有什么了不起的,结婚也就是这样子!」

  后来,袁庚告诉梁鸿坤:有些东西要敢于接触,你才敢于批评嘛,老是说那个东西坏,你不了解,你怎么知道那个东西坏?

  这样的「敢于」很快就在袁庚的工作中体现。四个月后,袁庚谋划香港招商局求变,企图使之从沦为「照相馆」的角色中脱离,重铸辉煌。他的大胆设想感染了交通部的领导,部领导根据袁庚的调研和建议,决定让招商局「放手大干」。

  10月9日,一份袁庚以交通部名义起草的请示报告就躺在了国务院的案头。在请示中,他要将招商局打造为「立足港澳,背靠国内,面向海外,多种经营,买卖结合,工商结合」的综合性大企业,请求获批。

  ▲ 1978年10月12日,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对袁庚请示报告作出批示。现藏招商局情报馆

  这份请示上报3天后即获中央批准。由于当时香港地价之贵仅次于日本银座,唯一的办法是杀回内地,充分利用广东的土地和劳力。1979年元月,经过实地考察,袁庚一行向中央建议设立蛇口工业区。

  晚年袁庚把此事视为人生第一大遗憾:当时副主席有意给他整个南头半岛,而他只敢要蛇口约300亩的范围。但对一个资金仅有1个多亿的驻港企业来说,全靠自筹开发南头半岛30余平方公里的土地的确颇有压力。袁庚也曾坦承:「这不是我们想不想要的问题,而是一个敢不敢要的问题。我没那么大的胆量。」

  无论如何,袁庚率领第一批创业者在这里迈出了我国改革开放的第一步。蛇口工业区建设的第一项工程是港口码头,由于吃「大锅饭」,工人一点干劲也没有。为了调动工人积极性,四航局工程处实行定额超产奖励制度,完成定额,每车奖2分,超定额者,每超一车奖4分。然而1980年4月,这一奖励制度被勒令停止。一向有挣脱现行体制内「大锅饭」设想的袁庚拍案而起,4分钱的「官司」一直打到了中南海,后来经批示,在8月重新恢复了超定额奖。结果,工地运泥量又从每人每天20车猛增至100车以上。

  这个事件给了袁庚对蛇口发展方向的启发。1981年3月下旬,他在香港开完会坐船赶到蛇口,船体擦着海面飞驶,袁庚突然想到一个比喻:光阴似流水,日子过得真快,流水般地掠过再也不肯回头。就在这时,袁庚暗夜中的思绪仿佛开了一扇窗。他摸出一张32开的白纸,掏出圆珠笔,趴在起伏颠簸的舷窗边,写下了几句整齐划一的口号。

  那时袁庚还不知道,这些口号中的前两句在日后成为了市场经济的最佳诠释,并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思维观念。他知道的是,当年年底,一块写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巨型标语牌第一次矗立在蛇口工业区最显眼的地方。

  除此之外,袁庚还在蛇口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语录:「凡批评工业区领导人的文章,都可以不审稿」,「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表不同意见的权利」,「不允许在蛇口发生以言治罪的事情」。

  因为这些反传统的新理念,有人骂他是「李鸿章」,有人说他是「冒险家」,有人说他很「乌托邦」。袁庚心里明白,他们说对了。于花甲之年在蛇口培植的「改革试管」,是他「用晚年政治生命孤注一掷」,个人荣辱早已经置之度外了。

  这种「明知不可而犹为之」的献身精神,正是袁庚给助理余昌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即便他知道「历史上的改革者都没有好下场」,也心甘情愿像林则徐一样为国家利益殉道。

  1992年,75岁的袁庚退休。蛇口工业区自治管理权最终也收归深圳,蛇口「改革试管」的责任结束。

  袁庚开始了他晚年深居简出的生活。他几乎谢绝所有社会政治活动,甚至越来越少在小区内行走。早上起来练字、阅报,午休到下午3点起来继续阅报、练字,这就是晚年袁庚的一天。他喜欢背诵古典诗歌和文学的大段文字,有时候在保姆面前,他会背诵《红楼梦》中颇为伤感的「黛玉葬花」。

  离休后的袁庚,也终于有更多时间和子女们相处了。袁庚儿子袁中印记得,自从1968年袁庚被康生罗织罪名囚禁于秦城监狱,到1979年的10年零8个月时间里,他都没有喊袁庚一声「爸爸」。现在,袁中印放弃了所有工作,全心照顾老人家的起居。袁庚的晚年,儿子成为了他最重要的倾听者。有些不能在传记中透露的信息,和一些永远不能对外发布的旧闻,袁庚都会向儿子倾诉。「我不会试图去整理父子之间那些隐秘的记忆。有些东西不属于可言说的历史,只属于袁庚和他的儿女们。」袁中印说。

  在《袁庚传》作者涂俏看来,八九十岁的袁庚是个调皮的老人。他喜欢孩子,经常买许多冰棍藏起来,遇到孩子放学,就拿出冰棍跑出去,惹得一群小孩围着他打闹。但是经常偷偷跑出去的袁庚老是摔跤,身上时常显出淤青。袁庚还自我调侃是个「老摔哥」,帅得很。

  但离开改革前线的袁庚,似乎又没有将时事彻底放下。若干次采访中,他时常会提起一句话:「向前走,别回头」。似乎是告别,又似乎是对改革未尽事宜的寄托。另一句高频率出现的话则是,「思想解放是你们这代人的事了。」

  晚年回顾蛇口改革这一段路程时,袁庚常拿《木偶奇遇记》里的杰佩托老人自比:我只不过雕刻了一个木偶匹诺曹,而匹诺曹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一样经历了种种奇遇,是因为碰巧用了一段神奇的木头而已。

  余昌民却想象了另一种结局:倘若不是杰佩托老人,或者杰佩托老人没有拿这段貌似寻常的神奇木头雕刻木偶,而是做成桌子腿或者当柴烧了,那么这个家喻户晓的童话岂不要改写?

  只是,袁庚已经无法再去回应余昌民的疑问。这位传奇老人在离他的百岁生日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时间对他来说不再是金钱,香港财神爷最齐全图库!那个叫匹诺曹的木偶,也终于长大成人了。

  参考涂俏《袁庚传》、余昌民《理想者袁庚》、《袁庚:故事未完待续》、《袁庚家族改革纪事:98岁老人的纵横捭阖与岁月静好》、《袁庚的乌托邦》等

  凤凰财知道(ID:icaizhidao)中国最权威的财经评论,每天都有热点财经新闻的犀辣点评!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